一课一得:小学阅读教学的应然追求

 


一课一得:小学阅读教学的应然追求


                                             (此文已发表在《小学语文》2015.9)


                        滕衍平  特级教师


【内容摘要】


     “一课一得”,就阅读教学而言,“一”“得”有着特殊意义,可以理解为学生在学习一篇文本的过程中,获得该篇文本经过“优选的”且“特有的”关于理解、运用语言文字方面的一些方法和能力。“得什么”取决于教师对文本简洁、有效的把握;“如何得”取决于在教师课堂上落实用教材教的策略。同时,强调“一课一得”,还需要避免出现阅读教学被窄化、固化、异化的现象。


     【关键词】阅读教学   一课一得    用教材教


 


“一课一得”并不是一个新话题。近来,它再次进入我们的研究视野,并已成为当下小学阅读教学的应然追求!这是因为,在小学阅读教学如火如荼的研究过程中,我们遗憾地发现很多教学现场的效率并不尽如人意,课堂教学低效,甚至无效。


何谓“一课一得”?我们可以从其主体、过程与效果三个维度来理解。首先,“一课一得”的主体应该是学生。学生是学习的主人,学生的发展是教学的目标。所以,“一课一得”,就是上完一节课,学生在这节课上学到的东西,可以是知识、方法技能等等。其次,教与学是一对共同体,“一课一得”,从教的层面来看,既是教学的表征,也是教学的策略。从学的层面来看,既是学习的结果,也是学习的过程。所以,课堂上,教师的作用是“促得”,学生的行为是“习得”,教学就应该是教师的“促得”与学生的“习得”的交互过程。第三,从学习的效果来看,一课寻求“一得”,“得”的是实实在在的知识、方法和技能。一课“一得”,课课有“得”,学生就会获得长效地发展。也许很多老师会问:有效教学中学生的收获应该多多益善,为什么只提倡“一得”而不是多得呢?这是因为,在现实的教学中,很多老师课堂教学目标的制定比较庞杂,教学内容的设定比较繁多,教学环节的设计太过饱满,教师试图在一节课上让学生把所有的语文知识都学习了,把所有的能力掌握了。其实,这是不现实的,一节课40分钟的时间,教学内容安排的太多了,学生练习的时间自然就减少了。由于学生没有实实在在的实践经历,很多东西学过了,却没有学会。这正是阅读教学低效的主要原因所在。


就小学阅读教学而言,“一课一得”如何理解呢?这里的“一课一得”除了上述的共性特征,还有其特殊性。首先,一篇文本作为教材使用,它所承载的内涵就变得极为丰富,有生字词的掌握与运用,有人物形象的感知,有细节描写的赏析,有作者情感的领悟,有重点词句段的理解、积累和运用,还有对文本的评价等等。在这里,“一课一得”的“一”,就不仅仅限于简单的一个,它是一个意义符号,可以是一类、一项、一组等,它代表的是教学内容的针对性、教学过程的一致性和教学容量的简约性。其次,在阅读教学中学生“得”什么呢?《语文课程标准》中对语文学科的“课程性质”明确规定:“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那么,学生应“得”的就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知识、方法和技能就一篇文本的学习而言,既要理解文本的内容、主旨、情感,即得意;也要学会积累、运用文本的语言,即得言;还要习得学习的方法,即得法。得意、得言、得法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它包括“学语言”与“用语言”两个阶段,是“理解”与“运用”的合体。那么,基于对阅读教学的“一”和“得”的理解,“一课一得”,我们就可以理解为教师有选择的确立教学内容,简约、实效地实施教学过程,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习得该篇文本经过“优选的”且“特有的”关于理解和运用语言文字方面的方法和能力。


那么,如何在阅读教学中有效地落实“一课一得”呢?“得什么”和“如何得”是这个问题的关键要素。下面,笔者以《狼牙山五壮士》一文的教学为例,谈一谈具体的做法。


一、科学设定“得什么”


学生在课堂上“得什么”,取决于教师在课堂上“教什么”。教师“教什么”,取决于教师对于教材内容的理解和把握。由于阅读教学中教学内容隐含在一篇篇文本中,许多老师往往困惑于拿到一篇文本后不知道要教什么?要么看不出文本的教学价值在哪里,要么就满眼都是重点,不知如何选择。因此,“得什么”的关键一环,就是需要教师对现有的文本内容进行再度发掘,确立其应有的教学价值——将什么作为教的内容。


拿到一篇文本,第一步我们应该以读者的视角,按照自己的已有经验仔细地读懂文本,特别要理清楚文本写了什么内容,表现了什么主题,运用了哪些独特的写作方法。《狼牙山五壮士》这篇课文,讲述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某部七连六班的五个战士,为了掩护群众和主力部队转移,诱敌上山,英勇杀敌,最后把敌人引上狼牙山顶峰,英勇跳崖的故事。壮烈的场面描写,感人心魄,为读者塑造了五位勇猛顽强、热爱人民、忠于祖国的壮士形象,表达了作者对他们的崇敬之情。这是阅读时老师们自然能够读出来的内容。


第二步,我们应该关注文本所在教材中的位置,即所在的年段、单元。因为,文本所在的年段、单元不同,其所肩负的教学价值也不同,“教什么”也不会一样。这篇文本被安排在人教版五年级上册第七单元(勿忘历史单元)。属于小学高段的开始年级。这就告诉我们学生已有的学习经验和学习能力达到了什么程度。《语文课程标准》中“阅读”层级目标非常清晰,中段的学生已经具备了这样的阅读能力:


1.能联系上下文,理解词句的意思,体会课文中关键词句表达情意的作用。能借助字典、词典和生活积累,理解生词的意义。


2. 能初步把握文章的主要内容,体会文章表达的思想感情。能对课文中不理解的地方提出疑问。


3.能复述叙事性作品的大意,初步感受作品中生动的形象和优美的语言,关心作品中人物的命运和喜怒哀乐,与他人交流自己的阅读感受。


现在五年级了,要开始学习和掌握高段的阅读方面的要求。学生已经能够自己联系上下文理解课文中重点词句的意思了,比如,“斩钉截铁”这个词语,我就会放手让学生自己去理解,到了高段,还需要学生进一步巩固词语的表达效果,我就要引导学生思考,这个词语对于表现马宝玉这个人物形象有什么作用;学生已经能够初步具有把握课文主要内容的能力了,我就要放手让学生自己拟定小标题,完成“接受任务——   ——      ——英勇跳崖”的概括训练,进而指导他们利用小标题概括课文的主要内容;学生已经具有初步感受作品中人物形象的能力了,我就要留出时间让他们研读文本,学会品析场景,这是在高段需要学习的阅读本领……有这样的了解,本篇文本中哪些是学生可以自己学会的,哪些是需要教师在本文的学习中重点指导学习的,就较为明确了。


第三步,我们要发现这篇课文突出的言语特色。首先,要知道这是一篇叙事性的文本,然后再去发现该文本在表达方面的特殊之处。我们知道,不同的文体所需要学习和掌握的内容和方法是不同的。《语文课程标准》中对于小学阶段的文本体式分为叙事性文本(包括写人的、叙事的文章,还包括童话、寓言、民间故事、传说等),说明性文本(包括科普小品文、写景、状物等文章),诗歌类文本(包括古诗、词、现代诗歌、文包诗等),还有非连续性文本(小学阶段的阅读文本中暂未安排)。不同的文体,在阅读的过程中需要不同的阅读策略。比如,阅读叙事性的文本,一般需要了解事件的梗概,关注人物的形象,品析事件中的场景等等,阅读说明性的文本则要关注介绍了事物的什么特点,运用了哪些说明的方法等;阅读诗歌类的文本,需要体会作者描述的景物,体会作者表达的情感等等。这篇课文属于叙事性文本,《语文课程标准》对于小学高段的叙事类文本在阅读方面有明确的要求,即:


1.能联系上下文和自己的积累,推想课文中有关词句的意思,辨别词语的感情色彩,体会其表达效果。


2.在阅读中了解文章的表达顺序,体会作者的思想感情,初步领悟文章的基本表达方法。


3.阅读叙事性作品,了解事件梗概,能简单描述自己印象最深的场景、人物、细节,说出自己的喜爱、憎恶、崇敬、向往、同情等感受。


明确了这样的要求,我们就需要再次研读文本。这样一来,我们会发现这篇文本所肩负的教学价值就凸显出来了。本文与其他的叙事性文本不同的是什么?这篇课文写的是一个英雄群像。作者在描写的过程中,不仅仅是人物的言行、心理描写突出了人物形象,更主要的是场面描写极其感人,这是文本的最大言语特色!也将是文本最有价值的教学内容所在。我们应该在此教给学生理解和运用的方法,把这些段落作为指导学生学习理解文本内容,品味人物形象,学习借鉴与模仿写作的好素材。


可是,客观地讲,到这里,我们会发现该文本作为教材可以用来教学的内容依然很多。那么,针对五年级的学生,针对这样一篇叙事性的文本,我们就需要考虑如何针对“一课一得”,做出教学内容的确定了。我们知道,一篇文本的所具有的阅读方面的教学价值,最重要的体现在两点:一个是培养学生的理解能力,一个是培养学生的表达能力。也就是说,就一篇文本而言,哪些内容可以培养学生的理解能力,哪些内容可以训练学生的表达能力,教师要能够在众多的文本信息中做出取舍、聚焦、整合。


至此,基于上述的研读与思考,我们可以对这篇文本教师应该“教什么”,或者说学生应该“得什么”做出较为可行的分析与梳理:


1.从理解能力的角度分析:五年级学生在本文内容的理解上没有太大的困难。着力点应该在:“战士”与“壮士”的称呼不同,为什么说他们是“五壮士”?这是一个核心问题,指向训练学生的阅读理解能力。在这个“主渠道”上,学生通过文本的阅读,梳理课文的表达顺序,概括课文的主要内容,并从字里行间捕捉有效的信息,比如人物的言行、心理等语句概括人物的形象。这部分内容可以放在第一课时中进行,做到“一课一得”。


2.从表达能力的角度分析:针对文本特色,确立教学价值:五位壮士是一个英雄的群像,作者是如何在场面描写中突出五壮士的高大形象的?尝试运用文本的写法写一写我们身边的“小团队”。这一环节的教学重点在培养学生品析文本的语言特色,揣摩作者的表达意图,并尝试练笔。这部分教学内容放在第二课时,重点落实“一课一得”。


二、扎实推进“如何得”


 “如何得”,这是从学生的视角而言,从教师的视角来说,就是“如何教”的问题了。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些最基本的教学主张:陶行知先生说,“教学,就是教学生学”。可见,教的应该学习的方法。叶圣陶先生提倡“用教材教”。 这里的“教材”不是现成固定的文本,而是教师对文本内容的再度发掘。把两句话合起来,就是“用教材教学生学”。因此,推进“如何得”,就是教师在选定教学内容的基础上,努力践行“用教材教学生学”的理念,在阅读教学中教学生理解和运用语言文字的方法和技能。


下面,笔者以《狼牙五壮士》一文的第二课时为例,谈一谈怎样推进“一课一得”中的“如何得”这一过程。


第一版块——内容回顾


1.先填空,再完整地说一说课文的主要内容


     接受任务——     ——引上绝路——     ——英勇跳崖


师生交流。


2.为什么称他们为“五壮士


师生交流。


第二板块——聚焦场面


1.话题引入:与我们以前读过的课文不同,这篇课文同时写了五位壮士的形象。作者是如何在不同的场面描写中突出“五壮士高大形象的


2.聚焦品读


1)第一处场面描写:第2


读一读,写了几个人?在写法上有什么特点?


学生默读,师生交流。(逐一描写了五个人,在每个人不同的、典型的动作中,突出了他们勇猛作战的形象。)


这样的方式介绍人物,与以往课文中的人物出场一样吗?


学生思考,师生交流。(不一样。这是整体出场,每人一个镜头,这是写人物群像的一个特点!)


2)第二处场景描写:第4—9


这一处场面描写,与第一处场面描写不同点在哪里?


学生自主默读,圈划,批注。师生交流。(点面结合详略得当;描写主要人物言行,突出壮士形象;写敌人狼狈反衬战士英勇。


这两处场面描写的方法,可以换一换吗?


学生思考,师生交流。(不可以,刚开始的作用是介绍。后边的作用是重点描写突出壮士的英勇顽强。)


第三个版块:尝试练笔


1.设计话题:比如,写一写我们的科学兴趣小组等。


2.写法交流说一说,这篇课文给我们的写作启发,交流一下如何在自己的习作中运用。


3.尝试练笔:学生练笔,交流指导。


以上教学过程的实施,教师在用教材教学生理解并运用场面描写的有关内容。“得什么”——简明清晰,“如何得”——扎实有序。这“一得”,就是先认认真真地理解两处场面描写的特点,以及对表现“五壮士”这一群像的作用。然后,再创设具体的语言情境,进行实实在在的练笔表达训练。教学分为三个学习版块,三个版块既相互独立,又有紧密的逻辑关系。第一个版块中,教师引导学生回顾上节课的学习内容,将学习、理解、运用建构在一个完整的课文学习的背景当中。两个问题的设计指向学生的理解和概括能力的复习。第二、三版块是本课学习中的“促得”与“习得”过程,核心的要素是学生对文本语言形式的理解和运用。第二板块中,教师引导学生品析文本的表达特色。通过一、二场景的学习、赏析、比较,一方面感受到五壮士形象的高大,更重要的一个方面是体会作者在表达方式上的独具匠心,即不同的场面描写有不同的特点,不同的场面描写起到不同的作用。教学中,教师提供了探究性的研究话题,学生则成为阅读的发现者,他们在积极地动脑参与发现文本的表达密码。这个过程,学生习得的是语言的理解和品析能力。第三个版块,则是教师引导学生学有所用,把对语言的理解和品味,进行适度的学习迁移,体现的是一个“用语言”过程。二、三版块教学环节简约,教师只是一个话题探究的组织者,学生在其中是一个言语的实践者,他们更多地在课堂上经历了语言的理解和运用的过程,实实在在地习得理解与运用的方法,习得了理解与运用的能力。这样的课堂学习才充满真正的“语文味”。


“一课一得”,对于广大教师而言,它应该是一种理想的课堂教学形态,或者说是一种有效阅读教学的表征与策略。我们可以以此作为文本解读和教学设计的指针,以此作为衡量自己教学效果的标准。但是,强调“一课一得”,在教学实践过程中我们还必须注意避免这样一些问题:


1. 不能因“一课一得”,而窄化阅读教学


语文学科的教学有其自身的丰富性和特殊性,一篇文本能够培养学生理解和运用能力的地方很多很多,只是,我们不可能,也不必要都在一堂课上一一呈现。在教学的过程中,有的内容教师顺机点拨即可,而有的,作为该篇文本的最大教学价值所在,则确实需要重锤敲击!我们必须认真了解基于阅读教学的“一课一得”的特征。否则,很多老师可能会因为强调“一课一得”而窄化了阅读教学的丰富内涵,将阅读教学的三维目标,窄化为一维目标。  


2.不能因“一课一得”,而固化阅读教学


提倡“一课一得”,是不是一篇文本的教学内容与教学流程就有了固定的程式,并且可以以不变应万变,显然不是的。“一课一得”在一定范围内有其合理性,可以施行。但是,由于学生不同,教师不同,因此,“一课一得”的“一”和“得”在一定程度上只是一种参考,教师在使用的时候,应该结合自己的、学校的、学生的实际情形进行合理的改造。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3. 不能因“一课一得”,而异化阅读教学


“一课一得”是一种有效的教学方式,其教学形态简约而实效。但是,它有着充满情感的文本作为内涵,有着丰富的表达形式作为载体。工具性与人文性的合二为一,是阅读教学的最本质的描述。我们不能简单地将阅读教学异化为学法和用法的机械训练,不能让其丧失“语文味”。否则,阅读将会再次陷入纯工具性的枯井,变得索然无味。

《一课一得:小学阅读教学的应然追求》有1个想法

  1. 学习了!力挺滕特的观点。关于“教什么”之前也谈过一点粗浅的认识,和滕特的观点不谋而合。找个机会交流一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