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教学第一课时出现的问题与建议

 


阅读教学第一课时中出现的问题与建议


特级教师   滕衍平


 


发表于《小学语文教学》2012年第4期


  


当下,阅读教学中的第一课时常被冷落。这无可厚非,因为许多老师更多关注的是阅读教学的第二课时,第二课时要肩负着品味语言、积累语言和运用语言的重任,再有,许多的教学公开课、竞赛课也以第二课时为主。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重要的客观事实:第一课时是阅读教学的环节之一,是一个重要的基础认知过程,基础不牢,楼阁焉存?近期,许多教学刊物已经开始关注、探讨第一课时的教学问题。这是一个可喜的转变,让阅读教学的第一课时有了自己的位置与尊严。


对于第一课时的教学内容的安排,即“教什么”的问题,前期的探讨中老师们似乎明确了,一般来说会安排生字的认读,课文的练读,脉络的梳理,以及汉字的书写等内容。但是在具体的操作中如何呢?近期,笔者参与了众多老师教学第一课时的研讨活动,他们的教学内容和环节基本相同,但是其中的教学环节能否有效地展开,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笔者有意选取其中的主要环节,剖析其出现的问题,并提出积极的建议,以期共勉。


一、认读字词,“不要”还是“必要”?


目前阅读教学的第一课时中,老师很少再呈现出生字词的内容让学生来读,来练了。究其原因,一是课堂时间宝贵,不舍得花费这样的时间,想留出更多的时间读课文,讲课文;二是这样的教学形式太“土”, 几乎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再这样教学有失创新;三是有专家的倡议引领,提倡“随文识字”。我们姑且不去深究其中的原因。但从“不要”生字词的呈现认读这样的环节来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一线老师们深有体会的是,在检查学生读书的时候,学生对于生字、多音字的读音读起来是有难度的,对于基础不好的学生,这种读错的现象会更甚。还有,在每次测试之前,老师们在复习时最揪心的,是学生的基础知识掌握不牢,一方面是生字新词频频出错,一方面是多音字拿不准读音,还有课文中关键词语的意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发生,也许上面的三种原因是“罪魁祸首”。因此,第一课时中对于关键词句的认读、词意的点拨还是“必要”的。


需要提醒的是老师对于这些词语的呈现,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而是要做精心的安排。比如教学《小露珠》一课,一位老师就呈现了这样的词语:


钻石   乐曲   数不尽


越来越大   越来越亮  越来越轻


金黄的向日葵   碧绿的白杨树   紫红的喇叭花


仔细一看,我们会发现,第一组词语是一组多音字,老师除了要求学生读准字音,而且还要求学生用另一个读音,组词。在检查学生读的时候,果然有多名学生读错了,这恰恰体现了教学的价值所在:老师教了学生该会却没有会的内容。这样的训练就落到了实处。第二组,是关于小露珠如何“形成”和“消失”的句式内容,是要求学生重点体会的一个表现渐变过程的词语。这些词语需要被唤醒,老师将其呈现出来,是为了加强学生对于词语的理解,是为后面学生读懂小露珠的形成和消失的过程做铺垫而设的。第三组词语,是一组带有色彩的词语,引导学生想象画面读一读,利于学生美读课文和背诵积累。


另外,对于词意的理解,许多老师习惯在课堂上让学生汇报自己在课前查阅的词语的意思,看似在相互交流,但是学生竞相汇报,仿佛只是急于把答案告诉老师,至于别的同学说了什么?他没有关注。不善倾听,这样的汇报有多少意义?而关键的问题是,重点词语的理解,不仅让全体学生知道意思,更重要的还需要师生共同参与,要学生学会获得词语含义的方法。可以“查词典”,但这只是方法的一种,还有更主要的方法是联系上下文理解词语,学会查“无字词典”。


二、检查读书,“展示”还是“督促”?


检查读书,是本课时的主要目标之一。因此,许多老师都会在读准字词后,安排检查读书这一个环节。教学中,老师总是喜欢挑选班级中学生读书能力较强的几个孩子,每人一节,他们读得正确流畅,一则展示了班内学生的读书水平,再有保证了教学程序的流畅,同时也博得了听课老师的好评。但是,好同学的表现,并不是这一环节设计的初衷,检查学生的真实情况,并指导全体学生读好课文才是真正的目的。如果挑选好同学来读,作为榜样示范,这一点无可厚非,有时这样的示范,老师都可以范读。但,只是如此,检查读书的意义,就没有了。


因此,这里的读书检查,是一个督促的过程。教师应该将目光关注到更多的学生,特别是那些读书水平不高的学生。比如,易出现读错字音的同学,易读断句子的同学,看看它们读书的情况如何,它们哪些地方是生疏点、困难点,而这里恰恰是需要下功夫的地方。目光更多地应放在他们的身上,因为,只要他们读好了,班级里的大多数才能过关。


检查的过程中,老师对于课文中难读的、重要的段落,要舍得“迂回”,在此处让同学们多读几遍,而不是每一节都平均使用力量。


   三、引入资料,“虚晃”还是“运用”?


第一课时的教学中,许多老师会出示一些课文的资料,如作者的情况,写作的背景,或者课文内容里的相关材料。但是,许多老师的资料引入,仅仅是让学生知道、了解一下,所用的时间很短,学生匆匆浏览而过,可以说几乎没有在脑海里留下印象。这样的资料引入,看来只是为了介绍而已,虚晃一枪,作用甚微。


好的资料引入,一定是在为教学服务的。比如教学《草原》一课,课始,一位老师在简单介绍老舍后,接着说:“作者长期生活在北京,和我们一样,也没有去过草原。1961年,老舍先生受邀请到内蒙古乌兰夫同志的邀请,去访问。在他心里的草原是什么样的呢?”引导学生观看PPT出示的文字资料:“自幼就见过‘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类的词句。这曾经发生过不太好的影响,使人怕到北边去。”学生读后,老师与学生一起交流诗句的内容,交流这首诗带给老舍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悲凉!比如,“苍苍”是灰白色,“茫茫”是青灰色,所以,作者提到草原,就产生了“怕”的感觉。而老舍先生此次去草原,和原先“想”的一样吗?接下来检查学生读一段。学生读:“这一次,我看到了草原。”老师问:“原先是心中‘想’到的草原,那么读这一句的时候,需要强调什么?”学生再读这句话,很自然地强调了“这次”和“看”。学生接着读下面的句子,“这里的天比别处的天更可爱,天空是那么明朗,空气是那么新鲜,是我总想高歌一曲,表示我满心的愉快!”老师问:“这次,看到了草原,和原先‘想’的‘天苍苍’一样吗?和原先的‘怕’一样吗?”“不一样!”学生接着读“在天底下,一碧千里,而并不茫茫,四面都有小丘,平地是绿的,小丘也是绿的。”老师说:“天底下,还是原先‘想’的‘野茫茫’吗?”“不是,‘一碧千里,而并不茫茫!’”“同学们,读到这儿你们有什么发现?”学生立刻明白:原来这里作者笔下看到的美景,是针对作者以往印象中的情景来写的。


这样的资料引入,目的在于让学生读懂课文的内容,读懂文本的写作密码,老师的教学有效地、近乎无痕地解决了课文的一处理解上的难点。


四、梳理段落,“结果”还是“过程”?


近年来,段落的梳理被老师们忽略了,其中的原因可能是新课标较之以往的教学大纲对此未作明确的要求吧。然而,梳理课文的脉络,是学生了解课文篇章结构的主要举措,也是学生感知课文,并深化课文内容理解的重要步骤。看看我们老师的教学,在教学中比起课改初期有了重视,但是从呈现的教学方式来看,只是部分学生站起来谈谈自己的看法,然后老师便急于将标准的答案告诉学生,有的顺口说过去,有的写在黑板上,用时最多两三分钟而已。可想而知,这对于更多的学生依然是昏昏然,最多记住了结果。这样的教学过程就忽略了此环节教学的另一个意义——锻炼学生分析课文、概括课文内容的能力。


    如何做到有效呢?经历的研讨过程比结果更重要。首先,老师要有方法的指导,可以采取示范引领,扶放结合的方法。老师通常可以帮助学生发现课文中有规律的内容,比如,教学《青海高原一株柳》,老师让学生浏览课文,“哪些自然段写的是作者看到的柳树?”学生一读,发现课文的3——5节。“接下来,你们知道如何分段吗?”学生一下子豁然开朗,很快课文的脉络便理清了。1——2节是“定位”——写的是神奇的柳树。后面的6——8节写的是“产生的联想”,第9节是作者发出的赞叹。特别是中年级的学生,刚开始时教师更要把坡度放缓,教给学生分清段落的方法,教会学生概括段落主要内容的方法。只有有方法,学生才会模仿,才会运用。如果让学生一味地盲人摸象,没有方法的悟得,估计以后的学习中,学生还是会不知所措。其次,要留足时间,有了充足的时间保证,学生才能够潜下心来思考。梳理课文的脉络,这对于各个年级的学生来说都是一个难点。有时候,就连我们老师自己也会犯难,不是吗?要让学生有更多实践的机会。第三,要让学生之间充分的交流,允许不同的意见,鼓励争论。教师还要关注到不同的学生,而不能急于让部分学生的“表演”,占去了更多学生思考、揣摩的机会。最后一点要注意的是,概括出来的语言要精练。很多老师对于内容的概括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比较模糊。如果试着让学生把自己的理解用简洁的语言写下来,然后进行比较、提炼,看看如何更精准,这样的训练看似花掉了时间,对学生的发展而言却最有实效。


五、指导写字,“动口”还是“动手”?


第一课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安排写字的指导。这是学生写好字训练的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是将写字教学融入日常课堂的有效举措,同时也是学生掌握巩固生字词的主要形式之一。目前的课堂上,写字环节并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一是学生在课堂上没有了写字的时间,老师将写字的任务完全放在了课外。二是即使安排了这一环节,教师的指导不够专业,学生的评议不够内行。


实实在在写好字,扎扎实实掌握好字词,是第一课时的教学目标之一。因此,动口也需动手。因此,第一,老师的指导必须到位。课堂上必须留出5分钟左右的时间,进行汉字的书写指导,低中高年级的时间设置可以在此上下浮动。当然,指导时不必要每个字逐一扫描,要关注学生认为最难写的词语,然后引导学生读帖,或做具体的指导示范,然后留出一定的时间让学生练习。第二,老师应适当交给学生一些必要的写字术语,比如“悬针竖”与“纯露竖”,比如“短撇”与“竖撇”,比如汉字“上紧下松”“上宽下窄”的结构特征等等。这样在交流的时候,交流者之间才能领会到问题的指向具体在哪里,师生、生生间才会有默契。


第一课时如何教得有效,很有必要引起语文教育工作者的重视,这是阅读教学的保底工程。当教学的内容基本确定,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教学活动的有效展开,这同样是考量教学是否高效的重要指标。之所以会出现上述教学过程中的种种“虚浮”现象,我想根本的问题是,许多老师的教学目标意识、生本意识依然不明。只有我们心中有目标,心中有学生,我们才会在第一课时的教学过程中做的从容。只有确立“为了全体学生在课堂上有真真切切的收获”这一宗旨,我们才会更多地去关注他们在课上不只是“学过”而是“学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