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衍平《体现科普味,更具语文味——科普类课文的特色解读与教学策略》

滕衍平得意得言得法课堂建构三:


体现科普味,更具语文味


——科普类课文的特色解读与教学策略


   


 


《中国青年报》(2010.09.28 )中报道:“中国第八次公民科学素质调查显示,到2010年,全国公民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比例为3.27%。这个数字意味着,每100人中,仅有3人具备基本公民科学素质。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公民科学素质水平差距很大。”其中原因,不乏科普读物的稀缺以及教育的失职。作为一名小学语文教学教师,笔者敏感地关注了教材的编排,所幸的是《我是什么》《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石头书》《神奇的克隆》《航天飞机》《跟踪台风的卫星》《海洋——21实际的希望》《人类的“老师”》等许多科普类性质的课文散见于各版本教材的各个年级,并多以说明文体或童话体的形式出现。这类课文对于学生了解当前世界的科学发展、科技水平,培养他们热爱科学、探索未知的兴趣都有着积极的意义。同时作为语文教学的文本,又担负着培养学生字、词、句、篇等语文知识的教学任务,担负着提高学生语文学习素养的目标和任务。但是,目前的教学中却严重存在着这样两种现象:


1.科普味缺失。许多老师认为此类教材内容简单,学生一读就懂,不能在教学中关注学生的兴趣点,不能引发学生围绕其中的内容进行更好的延伸阅读,缺少对于学生热爱科学的兴趣激发、科学品质的提升和阅读探究能力的培养。


2.语文味缺失。许多老师认为科普类的课文在“语文味”方面存在不足,这样的教材内容不如写人、叙事类的课文容易激起学生的情感体验,不如那些课文教学时有内容,有起伏,有精彩。这类教材在平时的教学中不被重视,有些老师索性让学生读读课文,了解了解内容,顶多再延伸一下——读读课外补充资料就结束教学了。他们认为此类课文内容浅白——没啥教,情节缺失——不易教。


这样一来就造成了极为负面的影响,一方面歪解了编者的意图,弱化了学生对科普知识的深入认知和阅读兴趣;另一方面误导了师生对此类课文的关注程度,使得本该成为学生学习方法习得、学习习惯养成、科学知识熏染的过程浅化了。最终导致此类课文的教学“科普味”不足,“语文味”缺失!


语文课程标准开篇就明确指出:“现代社会要求公民具备良好的人文素养和科学素养,具备创新精神、合作意识和开放的视野,具备包括阅读理解与表达交流在内的多方面的基本能力,以及运用现代技术搜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此类课文恰好是这些理念的的集中体现,为此,我们必须转变思维方式,把科普类的教材文本作为培养学生语文素养和科学素养的素材,让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感知内容,乐于探究——收获科学味;品味语言,习得方法——收获语文味。那么,科普类文本应该如何进行文本解读和教学策略的确立呢?


一、文本解读,发掘文本的两种味道


科普类课文本身体现着浓郁的科学味道,这一点在学生自主读文中就可以领略的到。这些课文的内容涉及到宇宙、克隆、纳米、航天等自然和科技领域,对学生充满着神齐的诱惑力。但是当前的教学中,小学生的阅读往往起于文本,止于文本。如何丰富此类文本的“科普味”呢?


笔者以为,解读此类文本时,在内容的关注上,教师应该在学生“已知”的基础上,进一步引发学生的阅读兴趣,扩展、延伸他们更为开阔的视野,让学生由已有的“浅知”过渡到“深知”。教师首先要善于捕捉学生的阅读兴趣点。学生对于新奇的事物总是很感兴趣,拿到科普类的读物,他们总是喜欢反复的阅读。教师要善于利用这样的契机,引导学生对其中感兴趣的内容进行深入的阅读。比如神奇的克隆》一文,克隆的神奇魔力深深地吸引着学生,读这样的课文会很自然地激发他们的猜想,对于生活中的多种现象他们甚至会有想试一试的冲动。“人可以克隆吗?”“加入你被克隆了,会怎么样?”这样的问题敲打在学生的心坎上,阅读的兴趣自然大增。其次,教师还要努力发现文本的内容空白点。科普类的课文中对于一类事物或者现象的介绍,语言简洁,多以概念、例举的形式呈现,这就为文本留出了更多的空间,教师要善于发现这样的空间,激发学生的阅读求知欲望,让学生沿着强烈的好奇心走进更丰富的领域。比如解读《人类的“老师”》一文,除了课文中介绍的一些现象,“其他读物中还有哪些?”“生活中我们还会发现哪些?”这样的叩问将学生的兴趣引向书籍,引向生活,此类文本的科普味就凸显出来了。再次,教师还要善于依据课文题材的特有特征,发掘其中隐含的科学品质。比如《我是什么》一文,教师还要能够读出其中的科学精神:1、事物是变化的,固定不变的东西是不存在的,文中的谜底——水,能变成云、雨、冰雹等;2、事物的变化也是需要条件的,水的变化需要太阳、风等条件;3、任何事物都是有两面性的,水有很温和,有时候很暴躁,“做好事”也“做坏事”。


但,必须明确的是,切不能把语文课上成科学课。对于此类课文教师还要认真研读,反复琢磨,充分挖掘文本的语文因素,而不能只是习惯上的——读读,知晓内容而已。因此,教师必须带着思考在文本的言语世界中行走,去捕捉文本中的特殊的词句和语言形式。仔细阅读我们会发现,一定程度上编者、作者已经有了关注——做到了将科学知识大众化、平民化的“浅出”,同时关注了课文的阅读对象——孩子,体现了语言的趣味性。因此,文本解读时,我们发掘语文味可以从这样两个方面考虑:词句的推敲运用,文本的谋篇布局。


1.精妙的词句运用。尽管是科普类课文,作者依然特别注意推敲词语,讲究词语的精当、贴切。一类是科学术语的运用,比如:《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一文的最后:“科学家推测,火星地表下面仍然可能有水,只要有适当的温度,就可能孕育出生命来。如果地表下真的有生命,它们是什么模样,是怎样生存的,这仍然是一个谜。”这种带有推测性质的问题,作者运用了“可能”“如果”等词语,保持着此类文本特有的严谨的科学态度。另一类是拟人化手法的运用。再比如该文中“家常便饭”“集体大逃亡”等词语的运用,准确、鲜明、形象地说明了火星上关于“水”的来源和消失的推测。《海洋——21世纪的希望》一文中,“海洋给人类提供了航行的便利;它慷慨地给予人类丰富的水产品和每日不可缺少的食盐。但是,海洋发起脾气来,也会无情地掀翻船只,冲垮海堤,摧毁沿海的城镇,给人类带来可怕的灾难。千百年来,人们热爱海洋,又敬畏海洋。在喜怒无常的海洋面前,人们只能‘望洋兴叹’”。“发起脾气”“喜怒无常”等词句的运用,形象地拟人化地说明了海洋的特点。这些词语稍加点拨,学生一读就明白,让科学知识一下和学生消除了距离,并使得原本深奥难懂的科学语言变得通俗化、趣味化了,阅读的过程中,紧扣这些语言,语文味也凸显了。


2.精彩的布局结构。文本的结构特点,是作者叙述思路的表征,是作者独具匠心的体现,这同样需要读者去认真地发现,并形成读者、作者间的认知共鸣。比如《神奇的克隆》一文,作者把“克隆”这一科技问题表述得条理清晰——什么是克隆?哪些可以克隆?克隆有什么益处?在具体的介绍方面,作者采取了多样的说明方法:一是把深奥的话往浅显处说“《西游记》里的孙大圣,紧急关头常常拔下一把毫毛,再吹一口气,毫毛立刻变成了一群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孙悟空。这当然是神话,不过用今天的科学名词来讲,孙悟空可以快速克隆自己。”二是把深奥的话进行对比说——“动物一般要通过雄性和雌性生殖细胞的结合,才能繁殖后代,人们把这种繁殖叫做有性繁殖。如果不经过两性结合而直接繁衍后代,就叫无性繁殖,也称克隆。”三是把深奥的话进行举例说——“例如,从一棵大柳树上剪下几根枝条插进土里,枝条就会长成一株株活泼可爱的小柳树;把马铃薯……凡此种种都是植物的克隆。”还有更有趣的,如《航天飞机》一文,作者运用了童话的体裁,以人物的对话的方式较为完整地介绍了航天飞机的特点。


有了这些方面的发掘与解读,我们就会对此类课文产生兴趣,增进了解,文本中的趣味性、语文味就会自觉地跳出来。


    二、教学策略,体现“用教材教”的思路转变


科普类的课文,在平时的教学中颇遭冷遇,原因是许多老师的教学依然停留在“教教材”思想的障碍下。大家认为科普类课文没啥可教,文本一读就懂,或者完全等同于其他文体的课文式样,严重忽略了文本的科学趣味和语文学习的本质。因此,草率了事的现象很多,


用教材教,教师心中想到的是学生的学习收获和发展。因此,对科普类课文的教学策略应改为“用教材教”的思路。思路一变,将会是另一番天地:这样的课文学生喜欢,内容是他们感兴趣的内容,同样有关于语言的推敲、句式的变化、文本的布局谋篇特色的研讨,甚至有其他类课文所不及的收集处理信息的探究活动。对于教师而言,文本素材恰恰是培养学生语文学习方法,形成思考习惯,培养阅读兴趣的好材料。我们“教”的对象——学生,掌握了有效的学习方法感受了科学的人文精神,收获了文本的言语内容,语文素养与科学素养不就都提高了吗?如何体现用教材教呢?笔者以为要重点突出以下两个方面:


1.专注于学习方法的习得。对于小学生而言,学习方法的获得一般是两种途径,一种是间接经验,一种是直接经验。对于教师而言,一种是教师的讲解授予,一种是引领学生在实践中的领悟、建构。不同的年级段采取的侧重会有不同,中高年级自然更侧重于后者的自我建构。科普类课文中正好提供了学生学习方法实践的场地。就此类课文的学习而言,更有利于培养学生概括课文内容的方法,品析词句的方法,收集资料的方法,模仿表达的方法等。


需要强调,老师要能够结合每篇课文的主要特色进行有选择的侧重练习。学生学习方法的习得,不能靠机械呆板地训练式的面孔来进行,需要老师在有效的教学过程中,适当地、适时地加以巧妙引领。这就要求老师悉心钻研文本特色,潜心琢磨创新教学形式,让学生在“悦读”的过程中逐渐地吸收,运用。


比如,教学《航天飞机》一课,一位老师巧妙地将课文中航天飞机与普通飞机的对话内容转变形式,创造性地进行了如下的教学:


1)自由读一读课文的第3自然段。想一想,完成下面的对话。



普通飞机:我是普通飞机,我能飞两万米高。


航天飞机:我是         ,我能                  


普通飞机:我是普通飞机,从东海之滨到帕米尔高原要飞四个多小时。


航天飞机:我是        ,我                                         


普通飞机:我是普通飞机,我的本领可达了,我可以自由自在地飞翔。


航天飞机:我是           ,我能                                       


2)老师做普通飞机逐句介绍自己,学生做航天飞机逐句介绍自己,引导学生学会关注课文的具体语言,特别是数字,体会比本领时各自的语气、神情。


3)当老师一口气介绍完普通飞机的全部内容,要求学生介绍完航天飞机的全部内容。学生需要将已有的句段进行整合,同时注意人称的变化。


这位老师敏感地发现了文本语言的对话特色,引用比本领的形式让学生在不觉中感受着航天飞机的特点,引导学生在读书的过程中感受课文通过对比和数字来表现航天飞机的特点的写作方法,同时,读思结合的能力得到了锻炼,航天飞机的优越之处在辩论中有了深刻的体验。整个过程中学生学习的是课文的语言,运用的是课文的语言,不觉中将概括、整合内容的方法学习了,运用了。学生的学习思维活跃,积极主动,较好地完成了课后要求学生为航天飞机作自我介绍的学习目标。可以说,科学味、语文味都没缺失。


2.注重于学习习惯的培养。当好的学习方法一旦形成了习惯,那学生自主学习就不会再是一句空话。当我们利用此类文本的特色将注意力集中在学生学习方法与习惯培养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再埋怨此类课文的语文味、科普味不足了。就科普类的课文而言,培养学生的预习习惯、阅读兴趣、收集信息的习惯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可以说,几乎每个孩子对于新奇的科学事件都有着异常浓郁的兴致。再比如教学《神奇的克隆》一文,课前的预习就可以让学生在正确地读准字音,读通课文的基础上,想一想课文的主要讲了哪些内容?你结合最感兴趣的是某些方面,查找有关的资料、图片、视频,可以读一读、理一理、议一议。课后的作业可以继续布置学生围绕着“克隆对于今天的生活是利还是弊”进一步展开讨论,学生就需要进一步深入地查阅资料,为自己的观点搜寻信息,文本的教学成为学习的起点,呈现的将是“射线式”的开放式语文学习愿景。当学生收获的学习方法与习惯,在长期的实践中,通过思维、内化,就会形成自主学习的能力,教材的科普味和语文味不是得到更有效的体现了吗?


关注科学品质,提升语文素养,科普类课文的教学需要得到这样的重视,需要肩负这样的责任,而我们的教学就需要应有的调整:文本解读,充分发掘文本的科学趣味和言语趣味;教学策略,充分体现用“教教材”的思路转变。如此,相信科普类课文定会成为老师们亲赖的教学好文本,定会成为学生语文学习素养和科学素养提升的不可缺少的好素材。